抖琳

suicidal romantic scoundrel

【基虫】和小奶狗谈恋爱是种怎样的体验(25-28)

*前文在这: 01-0405-0809-1213-1617-20, 21-24


/

25.

大家都发现彼得.帕克最近有点奇怪,甚至让人感到匪夷所思。

因此,午饭时分,大家就此展开了一番讨论。

内德.里得斯:“知道吗?他昨天整整学习了十二个小时,不间断。”

格温.斯黛茜:“其余时间都在盯着手机傻笑。”

玛丽.简:“确切的说,应该是在给他那个梦中男神发短信?”

哈利.奥斯本:“别告诉我还是那个洛基.奥丁森,他大半个月前告白的时候不是被拒绝得很惨吗?怎么还在执迷不悟?”

玛丽:“我也很喜欢洛基的啊嗷!!”

格温:“得了吧,你上周还跟我说你喜欢索尔。”

内德:“咦,你不是喜欢托尼的吗?”

于是他们就着玛丽的男神名单从商业大亨托尼扯到了超模新秀巴基,甚至奥丁森家的大姐头海拉都曾经在她的“暗恋人物”之中。不过心意变幻速度如此之快的主要原因也怨不得玛丽,毕竟如今的潮流媒体太过发达,更新换代的洪流之中,狗仔队们也越学越精明,这些商界人物的小道消息数量可不亚于当今的明星,因此粉丝团也不在少数,尤其是以索尔、托尼为代表的集外表与智慧于一体的总裁人设,每天点开热搜都会看到花边新闻满天飞。

“听说了吗?斯塔克家有个独生子,但为了避免舆论的压力一直隐藏身份,媒体们扒了他好多年依然一无所获呢。”

“有钱人真会玩。”

“说不定是长得丑羞于见人呢?”

“有人推测他的年龄和我们一般大小,坐标嘛也肯定在NYC,真希望他其实就一直隐藏在我们身边啊。”

“你想的倒挺美。”

……

坐在餐桌旁喝咖啡的哈利望着热烈讨论的三人默不作声,身为奥斯本企业的继承人,他从小就和彼得建立了深厚的友谊,也当然知道他的身份就是全城人民翘首以盼的斯塔克小少爷。不过这件事关系到彼得生活的方方面面,从来是被藏着掖着,他也绝不会走露出一点风声。

只是苦了身边这几位东猜西揣的好友,量他们如何绞尽脑汁也不会想到平时朴素和善的彼得.帕克就是他们想找的人。

突然就觉得有些想笑。

三个八卦狂的话题不知怎的就慢慢转到了同为富二代的哈利身上,他有些狼狈的把呛进喉咙里的咖啡咽下去,赶紧将他们的注意力转移到别处——

“彼得去哪了?怎么没来吃饭?”

“当然是在图书馆自习了。”玛丽扬扬眉毛,“必须要努力学习,取得年级第一才能配得上完美的洛基,这是他的原话。”

捧着汉堡和可乐吃得津津有味的内德不由得发出赞叹。

“那个奥丁森家的幺子不会真的看上他了吧?这怎么听都是假的啊。”格温对这一切都表示怀疑,毕竟洛基的身份使然,普通人根本无法接触他,除非彼得用了什么方法混进了上流社会的酒会。

“洛基好像是个调香师?”内德问。

“Venus!”玛丽叫出声,眼睛里画满桃心,“那个香水实在太好闻了,我回购过三次!”

对奢侈品不甚了然的内德摇头如拨浪鼓。

“Venus,又叫末路爱神,几年前好像很火,我之前两个女朋友都用过。”哈利解释道。

“我也喷过那款。”格温补充,“原来设计者是洛基啊,可惜在这之后就销声匿迹了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出新的作品。”

“不过话说回来,我现在真的怀疑彼得和这位洛基在一起的真实性了。如果这是真的,也难怪他学习那么起劲儿。”内德吃完最后一口双吉,耸了耸肩膀。

“同意。”

“赞成。”

“+1.”


26.

同一时刻,洛基的工作台内芳香四溢。

他已经完成了香水的所有步骤,红蜜蜡色的液体静置在晶莹剔透的小玻璃瓶里,清澈而诱人,味道像是午夜时分窝在沙发里浅尝的甜酒,让人想要垫着脚飘起来。

洛基忍不住又嗅了一下,这是他接近两个月来辛苦劳作的成果,如果非要给这回的作品打分的话,他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满分,毕竟它的味道如此与众不同,而且其中的每一丝成分都与一段鲜活的回忆联系在一起。它是记忆的见证者,它真实的标记着生活中的每一刻。

鼻尖萦绕着些许淡淡的糖果香,但再过一会儿,酸甜清爽的气味便会充斥进胸腔,既新鲜自然如被雨水流过脉络的叶片,又温柔浪漫如熏染了整座花园的玫瑰。可总的来说,它闻起来水溶溶的。

像加了半杯冰块的低度数酒精饮料,像采摘没多久就被浸泡入水的草莓,像由风吹落的由滚烫变为冰凉的眼泪,像繁华城市里落下的薄雪,将化未化,然后一双戴着毛线手套的手将它们捧起来,揉成一只小小的雪球。

若是用一种具体的形象去描述,洛基会非常倾向于将它描绘成一个活泼好动、充满活力的年轻人。

自信,灵动,正义,真诚,甚至有的时候会做出一些鲁莽的举动……但总归是值得被人爱的,他配得上所有人喜欢。

满意的作品大功告成,洛基忍不住想要找人分享这个好消息。

他翻开手机通讯录,一连串的电话号码在屏幕上不断翻滚着:索尔、查尔斯、巴基、范达尔……

然而他的目光最终锁定在“Peter”.

洛基.奥丁森的心里很清楚,无论他有多么抗拒,又有多不想承认——这次作品的灵感并非来自他自己的大脑,而是出自这个如此无可比拟的男孩。


27.

当彼得从浩如烟海的习题册和演算纸中抬起头、揉着酸痛的脖颈时,才突然发现墙上的时钟已经指到下午一点多。图书馆的座位空了一大半,大多数学生已经去了餐厅或是享受午休时光,只剩下他捂着饥肠辘辘的肚子,但还想着再多看完一本书。

爱情是学习的助推器。

直到不久之前他才意识到,原来他可以用爱发电。

脑袋里不自觉冒出一个星期前鬼屋里突如其来的亲吻,他如触电打了个哆嗦,手指潜意识摸上嘴唇。虽然距那天已经过了很久,但他时不时就会闭上眼睛,脑海里重新演习那次令人意犹未尽的经历。如果那时候他没有哭,或者显得自在一点,最起码不那么局促,是不是就可以延长并加深这个吻?说不定还可以伸舌头……

“嗡嗡。”被随手放在一旁的手机发出震动,彼得连忙从臆想中回过神来,摸摸因羞涩而涨红的脸颊,看都没看就按下接听键。

“嘿,彼得.帕克。”

洛基的声音洋洋盈耳,让毫无防备的他差点儿从椅子上摔下来。

“你还好吧?”似乎是意识到气氛的不太对劲,洛基略带关心的问了一句,“我猜你还没吃午饭?”

“对,是啊,我还没吃……咦,洛基哥哥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“你自己在脸书上说的,今天要挑战学习十三个小时。”

——今日份学习打卡!我要突破昨天十二个小时的记录,争取十三个小时!旁友们为我加油吧!!![握拳][握拳][握拳]

这条动态竟然被洛基哥哥看到了?

彼得忍住让自己的脑袋往大部头费恩曼讲义上横冲直撞的冲动,突然明白过来他不更新社交网络并不代表他不看。

但愿他不会意识到自己如此拼命学习的动机就是能更加接近他一点。

“我正好也没吃,不如我们一起?”

心咯噔一跳。

尽管从上次游乐园事件之后,两人的联系就明显密切起来,甚至每天都会用短信聊好几句。但讲真的,彼得还是像从前一样,无比珍惜每一次与他出去见面的机会,哪怕只是简单地吃顿饭都能让他暗自高兴好久。

“当然当然!”彼得立马将面前的纸笔推到一旁,拉开椅子就跑了出去,“我已经学习完了,现在就去找你,你在哪……”

他的心雀跃地叫着,下旋转楼梯的脚步飞快,以至于在踩到最后一节台阶、又正好看见楼梯口站着的人而急刹车时,差点直接栽一个跟头。

“我在这里。”

洛基站在楼梯口笑着看他,身着笔挺的毛呢大衣,手里还捧着电话,两人都没有挂断,他的声音通过听筒和面前的空气两种介质一同传入彼得耳朵里。

这令他的心狂跳不止。

通常来说,固体传声比气体的速度要快,而若要算上电话转换器的时间,两者应该还是有一点差异,但总归不会在同一个时间点上。

可为什么洛基的声音是同时到达他这里的呢?

通过鼓膜,传进听小骨,刺激内耳毛细胞,笔直地传入大脑的听觉中枢,然后像断断续续的音乐,敲击在他这颗热烈跳动的心上。

但还是不应该是同一时间的啊?是因为室内空调开得够足的原因吗?当空气为25摄氏度时,人声的传播速度会达到每秒346米,而他们此刻的距离不足2米,如果现在做除法的话……无解。该死,自己这么多年的物理是不是白学了?

“停下。”洛基轻声说。

“……停下什么?”他赶忙缓过神来。

“停下你脑袋里那些稀奇古怪的想法,然后看看我。”

与男孩相识了这些时日,洛基差不多已经摸清他不经意间的小习惯,于是现在他们已经有了些无形的默契。至少,他知道当他的目光虚空、视线停留在别处,又一言不发的时候,肯定是在胡思乱想些什么。

“哦,哦,好的。”彼得有时候真的感觉自己像个彻头彻尾的傻瓜,他强迫自己和洛基对视,咖啡色的瞳孔对上那双祖母绿的,却再次讶异于他的眼神,里面有些他看不懂的东西。

那其中既有万千含义,又像只是单纯地看着他,仅此而已。

彼得在洛基的眼睛里看到自己的倒影。


28.

“洛基哥哥,你为什么来?”

两人对视着不说话,这让彼得燥热难耐,为了不再将自己置于尴尬的境地,他决定率先打破沉默。

“我的香水完成了,想找人庆祝一下。”

“哦,这样啊……我是说,那真的太棒了!”

洛基不难从他的语气里读出一点失落感,他轻轻扬起唇角,故意再贴近男孩一步,使两人的距离超过正常谈话的距离,周围的空气都染上一层说不出的亲昵。

“你希望我来做什么?”

“我……”尽管这个有点古怪的问题令彼得哑口无言,可他心里还是萌生出一个答案。

它令他羞于将其挂在嘴边,因此只是从来奢望,他用意志力压抑着它,使它变成耳畔的轻声呢喃,在度过一天后带着这样卑微而又连续的愿望伴随他入梦。

天知道他梦到过多少次自己和洛基变成情侣的情景了!

可他又要如何将这个愿望说出口呢?他禁不住要再将上次的亲吻从记忆里拽出来,好好回味一下它到底代表着什么含义,然后再决定要不要将这些想法一并说出口——他的心在灼烧,他不想再次把两人的关系闹掰了,他不会再做傻事,他害怕了!

“我希望你,请我吃上周刚开业的披萨?”彼得半开玩笑地说着,眼睛眯成一弯无害的弧度。

洛基将这一切看在眼里,内心闪过一丝错愕和没来由的心疼,他不自觉用很大力道咬紧牙齿,又皱皱眉,在撞见男孩热情而胆怯的眼神后又将眉头舒展开,指骨分明的手小心翼翼抚上他柔软的褐色卷发。

随后,趁他没搞清楚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时,凑上前去紧紧的把他抱在怀里。

彼得的额头被靠在洛基锁骨上方的位置,动作僵硬,此刻发生的一切都那么不真实,让他感觉晕乎乎的。身旁偶尔路过的行人也显得不再重要,他将脸埋进温暖的毛衣里,鼻尖缠绕着他身上还未散去的香水味,不知为何,竟有种莫名的熟悉感。

洛基的嘴唇在他耳尖摩挲着,温热的气息让他从皮肤到心头都传来一阵战栗。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
-tbc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