抖琳

suicidal romantic scoundrel

温哥华睡眠诊所


我是个愚笨的人,以至于在事情过去多年后,机缘巧合地观看一个相似的电影桥段,才终于意识到那些所谓“不经意”的触碰是您表达喜欢的方式,而当时的我却只会手足无措地躲开。


可您又是否知道,在您目光停留在别处的时刻,我是多么尽可能鼓足勇气长久的望着您。当然,我并不认为从未被发觉算是一种侥幸。


那时候的我还太过羞怯,从未想过要袒露这一切。


可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?


我想你。